关于蓬蒿的诗句_描写蓬蒿的诗澳博娱乐官网 - 澳博娱乐官网

澳博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18-11-02     浏览次数:0
“种田望雨多,雨多长蓬蒿。”司马札《锄草怨》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种田望雨多,雨多长蓬蒿。

  亦念官赋急,宁知荷锄劳。

  亭午霁日明,邻翁醉陶陶。

  乡吏不到门,禾黍苗自高。

  独有辛苦者,屡为州县徭。

  罢锄田又废,恋乡不忍逃。

  山门吏相促,邻家满仓谷。

  邻翁不可告,尽日向田哭。


【译文】

  只有雨水充足才会使庄稼得到充分的浇灌,呈现出良好的长势,但与此同时杂草也会顺势长起,锄掉这些杂草需要很多工夫。官吏们只知道急着催我们交纳官赋,哪里知道我们这些种田人的想法。你看隔壁的那位地主老头手挥蒲扇,正喝得醉醺醺的,烈日当头,只有我这穷汉还在挥汗如雨。乡吏们是不会去富翁家摊派什么赋税徭役的,他家的田地又有人替他耕种,庄稼自然会长得很好。唯独像我这样辛苦的穷人一次又一次地被征募到州县里服徭役。这样就没有时间管理自己的田地,只好任其荒废,这样的年景逼得人无法生活,许多人都背井离乡逃荒而去,而我却十分依恋自己的故土,不忍逃离。可每每出门,乡吏便吆喝着逼我赶快交纳赋税,眼望着邻家的谷米满仓却分文不交。我无法向邻人诉说我的苦衷,只好整天向着荒芜的田地痛哭。


【赏析一】

  《锄草怨》是唐代诗人司马札的作品。此诗以独白的口吻,通过对一个农民艰苦劳作又因服徭役造成田园荒芜而又“恋乡不忍逃”的痛苦心情的描述,揭露了唐末繁重的赋税徭役给广大劳动人民带来的沉重负担,反映了当时生活阶级矛盾日趋尖锐的现实。


【赏析二】

  《锄草怨》是司马札诗作中较成功一首。全诗通过一个贫苦百姓在连阴雨刚过、天气初晴时既要抢时间锄草灭荒,又为官赋徭役相催逼,被迫放弃中耕的矛盾心理和怨愤不平之情的描写,反映了唐末繁重的赋税徭役给百姓带来的苦难。


【赏析三】

  “种田望雨多,雨多长蓬蒿”两句,写老百姓久旱盼雨,而雨多又酿成涝灾的矛盾心情。禾苗无雨不长,一个“望”字,表达了农民心中对丰收的无限希冀之情;两个“雨多”的联珠使用,则把旱象解除,涝灾又上升为主要矛盾的境况给突出出来了。这两句写的是人愿与天灾之间的矛盾。

  “亦念官赋急,宁知荷锄劳”,意思是说:百姓但挂念着官府逼赋甚急的痛苦,哪里把草灭荒的辛劳放在心上。官赋之苦甚于荷锄之劳,这实际上抒发的是人祸烈于天灾的怨恨。

  “亭午霁日明,邻翁醉陶陶”,采用对比的方法,把百姓“锄禾日当午”的辛劳与统治者纵情宴乐的悬殊差别形象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一方面是抢时间灭荒,一方面却在浪费宝贵光阴,醉生梦死,突出地表现了农民对不劳而食的统治阶级的怨愤之情。

  “乡吏不到门,禾黍苗自高”,这两句是说:你乡间的官吏即使不登门关照,田里的庄稼在老百姓汗水的浸泡下也自然会茁壮生长,这里,老百姓对乡吏的憎恶之情含蓄深沉,跃然纸上,表现出老百姓朦胧的反抗意识。

  “独有辛苦者,屡为州县徭”,这两句承上四句而来,表达了农民对乡吏等游手好闲者的怨责,和对自己被迫抛家舍田去服徭役的不满之情。“独”字在“辛苦者”与统治者、乡吏之间划出一道不可逾越的天然壕堑,“屡”字则从数量的角度揭示出徭役的频繁,这是导致百姓怨谤的原因之一。

  “罢锄田又废,恋乡不忍逃”,写出了百姓欲为逃避徭役流落他乡而又受爱田恋土之情相牵的矛盾心理。据《新唐书》记载,安史乱后,徭役繁多,“百姓竭膏血,鬻亲爱,旬输月送,无有休息。吏因其苛,蚕食于人。是以天下残瘁,荡为浮人,乡居地著者百不四五。”“浮人”即流浪者,百姓纷纷出逃,在本乡本土居住的人不到百分之四、五,足可见出“苛政猛于虎”也。

  “出门吏相促,邻家满仓谷。邻翁不可告,尽日向田哭”,不仅写出了农民和统治者没有共同语言的严重对立,而且更写出了农民有苦无处诉的现实的黑暗。

  其次,诗人很善于刻写百姓矛盾的心理状态。第一、二句盼雨多和怨草长的矛盾心理,反映了人与自然的矛盾;三、四、十一、十二等四句,展示了赋税徭役逼人流离失所与乡民爱田恋土的矛盾。正是通过这种多层次多侧面的刻画,才充分表现出百姓内心世界的痛苦、怨愤之深。


【赏析四】

  司马札,唐诗人。大中(847——860)时在世。他一生奔波,到过今陕西、山西 、河南、江苏等地,一心 追求功名 ,常自兴叹 “十年身未闲 ,心在人间名” (《山中晚兴寄裴侍御 》) ,“功名不我与,孤剑何所用”(《道中早发 》)。尽管多方努力 ,但并未达目的,仍贫贱终身。其诗较有社会内容 。感情真诚,婉而多 讽,语言通俗平易,具有鲜明的现实感。


【赏析五】

  这首诗歌通篇充满贫苦农民对天灾人祸的怨愤之情,诗中并未着一个“怨”字,而是把深广的怨恨寄寓在可感的形象中,通过形象展示情怀。如对天灾的怨艾以“雨多长蓬蒿”来状之;对统治者的怨责用“亭午霁日明,邻翁醉陶陶”、“邻家满仓谷”来写之;对乡吏的讽刺、怨愤则通过“乡吏不到门,禾黍苗自高”、“出门吏相促”来绘之,从而使人感得怨得入情入理,真挚感人。

“萧条两翅蓬蒿下,纵有鹰鹯奈若何。”李白《野田黄雀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游莫逐炎洲翠,栖莫近吴宫燕。

  吴宫火起焚尔窠,炎洲逐翠遭网罗。

  萧条两翅蓬蒿下,纵有鹰鹯奈若何。


【译文】

  游荡时别追逐炎洲的翡翠鸟,栖息时别靠近吴宫的紫燕。

  吴宫失火时会焚烧掉鸟的巢窠,炎洲追逐翡翠鸟时有可能同遭猎人的网罗。

  还不如在蓬蒿丛中扑扇着两支小翅膀,天上纵有鹰鹯,能奈你几何?


【赏析一】

  《野田黄雀行》是《相和歌辞·瑟调曲》之一。天宝十四年,永王李璘出师东巡,李白应邀入幕,力劝永王勤王灭贼,永王不久即败北,李白也因之被系浔阳狱。这首诗大约是此时所作。诗中李白以鸟雀无处容身为喻,黯然自伤。


【赏析二】

  前四句“游莫逐炎洲翠,栖莫近吴宫燕。吴宫火起焚尔窠,炎洲逐翠遭网罗。”言莫趋炎附势,追名逐利;

  后二句“萧条两翅蓬蒿下,纵有鹰鹯奈若何”言避世自能远祸。

  整理来说,此诗言淡泊避世之志,远祸全身之术。诗以鸟为喻,唤醒人们切莫趋炎附势,追名逐利;而应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以达到老子所说的“夫唯不争,故无尤”的境界。

  李白部分作品采用赋题的方法,但恢复古辞的立意,在体制上也恢复汉词的杂言体制。变齐梁无寄托之咏物为有寄托之体。另外,与齐梁呆板的赋题不同,李白之赋题常常是窥入题意,深入形容。如《野田黄雀行》。


【赏析三】

  此诗实为野田黄雀自幸之语,就是用“野田黄雀”这个题意来赋写的。此诗运用了刻板咏物、反衬之法。黄雀自语不逐炎洲翠游玩,不近吴宫燕栖息。是因为宫燕易被焚巢,洲翠易遭网罗。而今我深栖野田中蓬蒿之下,可以藏身远害,纵有鹰鹯奈若何!这也是赋题法,只是用得如此巧妙。此诗综合运用发挥古意、赋题与以古题寓今事三种方法,可见李白对传统拟乐府方法的创造性发展。


【赏析四】

  《野田黄雀行》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作品,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淡泊避世之志,远祸全身之术。诗以鸟为喻,唤醒人们切莫趋炎附势,追名逐利;而应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以达到老子所说的“夫唯不争,故无尤”的境界。


【赏析五】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曹植的诗文之中,这是我最喜爱的一篇。只为一句:“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此中几多慷慨,亦是几多悲凉。“男儿重横行”。七尺之躯谁无一躻热血。即如陈思王终不得志,亦令人心怀神想。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风摇树动,海浪伏起。此景如真如幻。你当诗人在海边也罢,不在也好。《诗经·柏舟》云:“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这是“兴”。《九歌·湘夫人》云:“洞庭波兮木叶下”。这是“景”。“兴”也罢,“景”也罢,都是情。开篇基调已定,虽“忧”而尚不“颓”;虽“悲”却绝非“废”。此君子之思也,非小人之“戚戚”。魏武《碣石篇》云:“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悲愤之语。不是非常之人,不作此语。王勃《杜少府之任蜀州》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知己”虽好,知己难求。不为时间、空间;世事、人情所阻隔的“知己”,毕竟是奢求。而况曹植处于皇室纷争之中,虽有知己,却眼见知己为己而死,悲愤自极。

  “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诗人化为侠客,拔剑救雀,何其快哉。左思《咏史》云:“高眄邈四海,豪右何足陈!”陶渊明《拟古》云:“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李白《侠客行》云:“银鞍照白马,飒踏如流星。”若果能快意恩仇,也可为诗人称幸了。可惜这“罗家”却是曹丕,他的兄长。曹子建可以在诗中挥剑,在现实中却是无可奈何。诗人的这几句诗,也就豪气与失落并存,幻想中的快意与现实中的叹惋交错。

“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杜荀鹤《小松》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译文】

  松树小的时候长在很深很深的草中,埋没看不出来,到现在才发现已经比那些野草(蓬蒿)高出了许多。那些人当时不识得可以高耸入云的树木,直到它高耸入云,人们才说它高。


【赏析一】

  杜荀鹤出身寒微,虽然年青时就才华毕露,但由于“帝里无相识”(《辞九江李郎中入关》),以至屡试不中,报国无门,一生潦倒。埋没深草里的“小松”,不也正是诗人的自我写照?

  由于诗人观察敏锐,体验深切,诗中对小松的描写,精炼传神;描写和议论,诗情和哲理,幽默和严肃,在这首诗中得到有机的统一,字里行间,充满理趣,耐人寻味。


【赏析二】

  这首小诗借松写人,托物讽喻,寓意深长。

  松,树木中的英雄、勇士。数九寒天,百草枯萎,万木凋零,而它却苍翠凌云,顶风抗风的小草是不能和它相匹敌的。“刺头”的“刺”,一字千钧,不但准确地勾勒出小松外形的特点,而且把小松坚强不屈的性格、勇敢战斗的精神,活脱脱地勾画出来了。一个“刺”字,显示出小松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它的“小”,只是暂时的,相对的,随着时间的推进,它必然由小转大。不是么

  “而今渐觉出蓬蒿。”蓬蒿,即蓬草、蒿草,草类中长得较高者。小松原先被百草踩在脚底下,可现在它已超出蓬蒿的高度;其他的草当然更不在话下。这个“出”字用得精当,不仅显示了小松由小转大、发展变化的情景,而且在结构上也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出”是“刺”的必然结果,也是未来“凌云”的先兆。事物发展总是循序渐进,不可能一步登天,故小松从“刺头深草里”到“出蓬蒿”,只能“渐觉”。“渐觉”说得既有分寸,又很含蓄。是谁“渐觉”的呢?只有关心、爱护小松的人,时时观察、比较,才能“渐觉”;至于那些不关心小松成长的人,视而不见,哪能谈得上“渐觉”呢?故作者笔锋一转,发出深深的慨叹: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这里连说两个“凌云”,前一个指小松,后一个指大松。大松“凌云”,已成事实,称赞它高,并不说明有眼力,也无多大意义。小松尚幼小,和小草一样貌不惊人,如能识别出它就是“凌云木”,而加以爱护、培养,那才是有识见,才有意义。然而时俗之人所缺少的正是这个“识”字,故诗人感叹道:眼光短浅的“时人”,是不会把小松看成是栋梁之材的,有多少小松,由于“时人不识”,而被摧残、被砍杀啊!这些小松,和韩愈笔下“骈死于槽枥之间”的千里马,不是遭到同样悲惨的命运吗?


【赏析三】

  这是一首典型的、寓意深长的托物讽喻诗。头一二句,极其生动地刻画出了松树小时的特性、以及它在不被关注的环境中渐渐成长的过程。它刚刚出土时,被周边的杂草深深地掩盖着,尽管不被人识,它依然表现出了特异的品格,一个“刺”字,就把它的不同凡俗的特质鲜活地表现了出来:周边柔弱的杂草们怎么能和它相比呢?它的自强不息、不畏困苦、奋发向上的品质也是它们根本无法企及的。

  经过它自己不懈的努力、顽强的拼搏,“而今渐觉出蓬蒿”,是说慢慢地慢慢地它已经崭露头角,比那些不能成大器的“蓬蒿”要高出了一筹。三四句的议论,既是一种讽刺和鞭笞,也是一种感慨和愿望。它讽刺的是社会对小人物的成长缺乏关注与培养,大人物往往不能慧眼识人,在小人物还胸怀凌云志的时候便将他选拔出来,感慨的是,为什么总是在小树长成参天大树后才能被人发觉与接纳,为什么不能有伯乐,在其弱小的时候便将它们挖掘出来呢?这首诗也是作者借用“小松”来哀叹自己。


【赏析四】

  这是颇有哲理性的两句诗。一棵参天大树在它还幼小时,往往不受重视,要等到它枝干参天的时候,大家才会承认它的高大。树木如此,人也同样,有才华的年轻人也往往被一些目光短浅的人所轻视。要是他们在成材之前就得到赏识、爱护和培养,那有多好。诗人在这里写的是“小松”,而真正的用意却是为年轻的才智之士发出呼吁,要求人们能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成长。 这里连说两个“凌云”,前一个指小松,后一个指大松。大松“凌云”,已成事实,称赞它高,并不说明有眼力,也无多大意义。

  小松尚幼小,和小草一样貌不惊人,如能识别出它就是“凌云木”,而加以爱护、培养,那才是有识见,才有意义。然而时俗之人所缺少的正是这个“识”字,故诗人感叹道:眼光短浅的“时人”,是不会把小松看成是栋梁之材的


【赏析五】

  杜荀鹤(844——906),唐代诗人,字彦之,号九华山人,池州石埭(今安徽石台)人。出身寒微。曾数次上长安应考,不第还山。当黄巢起义军席卷山东、河南一带时,他又从长安回家。从此“一入烟萝十五年”(《乱后出山逢高员外》),过着“文章甘世薄,耕种喜山肥”(《乱后山中作》)的生活。后游大梁(今河南开封),献《时世行》10首于朱温,希望他省徭役,薄赋敛,不合温意。他旅寄僧寺中,朱温部下敬翔,劝说他“稍削古风,即可进身”,因此上颂德诗三十章取悦于温。温为他送名礼部,得中大顺二年(891)第八名进士(《鉴诫录》)。得第后次年,因政局动乱,复还旧山,田頵在宣州,很重视他,用为从事。天复三年(903),田頵起兵叛杨行密,派他到大梁与朱温联络。田頵败死,朱温表荐他,授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患重疾,旬日而卒。其诗语言通俗、风格清新,后人称“杜荀鹤体”。部分作品反映唐末军阀混战局面下的社会矛盾和人民的悲惨遭遇,当时较突出,宫词也很有名。

  荀鹤才华横溢,仕途坦坷,终未酬志,而在诗坛却享有盛名,自成一家,善长于宫词。因长期置身于九华山怀抱,吟咏九华山面貌的诗篇甚多,具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客居他乡写的《秋日怀九华旧居》流露出弃官归隐九华的心情和身在异地恋乡之苦。在《自江西归九华有感》、《题所居村舍》和《山中寡妇》等诗篇中揭露了社会政治昏暗,酷吏残忍、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反映了人民的疾苦与呼声,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杜荀鹤是晚唐著名的现实主义诗人。他提倡诗歌要继承风雅传统,反对浮华,其诗作平易自然,朴实质明畅,清新秀逸。著有《唐风集》(十卷),其中三卷收录于《全唐诗》。

  因为年轻尽管满腹经纶依然无人赏识的命运不公,还表达了一种希望有人提携的心迹很让人感动。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歌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译文】

  白酒新酿熟,我正好回来,黄鸡啄黍吃得正肥,优哉游哉。

  仆人,倒酒,杀鸡蒸黍,我今天高兴,小孩子们,牵我衣服嬉闹,小心把你屁股拍。

  高歌一曲,今天高兴就要大醉,大醉,手舞足蹈落日里,趁着最后夕阳再舞一回。

  为理想奔走,太晚了,唉,晚了多少,多想快马加鞭,奋起直追,疾奔远道,

  当年会稽愚妇蔑视贫穷苦读的丈夫朱买臣,丈夫一举成名做了太守,岂能再与你复婚。

  几个庸人看不起四处奔走的我李白,明天,我就要辞家去长安,平步青云。

  仰天大笑,仰天大笑,出门登程去,满腹诗书经纶,我等岂能埋没民间,岂能甘做庸人。


【赏析一】

  李白素有远大抱负,他立志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弻,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但在很长时间里没有得到实现抱负的机会,天宝元年(742年),李白四十二岁的时候,唐玄宗召他入京做官,他非常高兴,满以为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机会到了,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并挥笔写下了这首激情洋溢、神彩飞扬的诗篇。

  诗歌一开头就描绘了一派丰收喜人的景象。诗人回家的时间是秋熟时节,而且,白酒新熟,黄鸡啄黍,营构了一幅有声有色、热闹缤纷的画面,烘托出诗人兴高采烈的情绪,为下文的描绘作了铺垫。诗歌三到六句摄取了一系列特写镜头,进一步渲染欢愉之情。李白喜不自禁,急不可耐,一进家门便高声直呼,烹鸡酌酒,欢庆“好运”。一个“呼”字颇能见出诗人眉飞色舞,神情飞扬之状。“烹”、“酌”连贯一气,文脉相通,又从一个侧面表现出诗人心急火燎,饮酒助兴的豪情。儿女虽不解真情,却也从父亲的笑逐颜开当中略知一二。迎上来,围拢来,牵衣顿捉,笑脸相问,想急于知道父亲到底遇上了什么好事,如此憨态可亲、笑容可掬,的确可爱。饮酒似乎还不足以表现诗人的兴奋之情,继而又“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一边狂喝滥饮,一边纵情高歌,快慰之情溢于言表。酒酣耳热、兴会淋漓之际,诗人拔剑起舞,只见剑光闪闪,凛凛生风,简直可以与落日余辉争光竞彩。这样,诗歌通过高呼饮酒,儿女嬉笑,开怀痛饮,高歌起舞几个镜头,把诗人的喜悦心情表现得层层迭起,活灵活现。用一句话来概括李白的高兴正可谓“歌之咏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诗歌第七到第十句和前面几句外在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描写不一样,这四句侧重于诗人内心世界的描写,诗情略有跌宕。“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诗人遗憾不能在更早的时候见到皇帝,受到皇帝的重用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所以,一旦有机会辅佐皇上,便会快马扬鞭,巴不得一下子跑完遥远的路程,早一点赶到皇帝自边,尽忠效命,报效国家。这两句流露出诗人久积于心、壮志不展的苦闷和时机来临迫不及待的焦急。“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诗人从“苦不早”又很自然地联想到早年蒙冤、晚年得志的朱买臣。


【赏析二】

  据《汉书?朱买臣传》记载:朱买臣,会稽人,早年家贫,以卖柴为生,常常担柴走路时还念书,他的妻子嫌他贫贱,离开了他。后来朱买臣因才华绝世而得到汉武帝的赏识,做了会稽太守。李白把那些鼠目寸光藐视自己的世俗小人比作“会稽愚妇”,有眼无珠,愚不可及;而把自己比作大器晚成的朱买臣,扬言西去长安,就可青云直上,搏取功名。傲视群伦,睥睨天下的骄狂之态宛然可睹!这这两句诗流露出来的感情有不为人赏的愤愤不平,也更有一鸣惊人的得意忘形!诗情经过前面的层层推演,波澜起伏,蓄势待发,到最后两句,感情的发展涌向高潮:“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的自信满满、傲气十足,李白的昂扬奋发、乐观进取,李白的经世致用、大济苍生……凡此种种尽在壮浪形骸的诗句中显露无遗。

  统观全诗,获诏进京是李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李白直陈其事,又多方敷衍,表现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主题,亦可看出诗人与大唐盛世一般奔放激越的生命豪情。


【赏析三】

  这首诗因为描述了李白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对了解李白的生活经历和思想感情具有特殊的意义。

  而在艺术表现上也有其特色。诗善于在叙事中抒情。诗人描写从归家到离家,有头有尾,全篇用的是直陈其事的赋体,而又兼采比兴,既有正面的描写,而又间之以烘托。诗人匠心独运,不是一条大道直通到底,而是由表及里,有曲折,有起伏,一层层把感情推向顶点。犹如波澜起伏,一波未平,又生一波,使感情酝蓄得更为强烈,最后喷发而出。全诗跌宕多姿,把感情表现得真挚而又鲜明。


【赏析四】

  诗一开始就描绘出一派丰收的景象:“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这不仅点明了归家的时间是秋熟季节,而且,白酒新熟,黄鸡啄黍,显示一种欢快的气氛,衬托出诗人兴高采烈的情绪,为下面的描写作了铺垫。

  接着,诗人摄取了几个似乎是特写的“镜头”,进一步渲染欢愉之情。李白素爱饮酒,这时更是酒兴勃然,一进家门就“呼童烹鸡酌白酒”,神情飞扬,颇有欢庆奉诏之意。显然,诗人的情绪感染了家人,“儿女嬉笑牵人衣”,此情此态真切动人。饮酒似还不足以表现兴奋之情,继而又“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一边痛饮,一边高歌,表达快慰之情。酒酣兴浓,起身舞剑,剑光闪闪与落日争辉。这样,通过儿女嬉笑,开怀痛饮,高歌起舞几个典型场景,把诗人喜悦的心情表现得活灵活现。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描写自己的内心世界。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这里诗人用了跌宕的表现手法,用“苦不早”反衬诗人的欢乐心情,同时,在喜悦之时,又有“苦不早”之感,正是诗人曲折复杂的心情的真实反映。正因为恨不在更早的时候见到皇帝,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所以跨马扬鞭巴不得一下跑完遥远的路程。“苦不早”和“著鞭跨马”表现出诗人的满怀希望和急切之情。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诗从“苦不早”又很自然地联想到晚年得志的朱买臣。据《汉书·朱买臣传》记载:朱买臣,会稽人,早年家贫,以卖柴为生,常常担柴走路时还念书。他的妻子嫌他贫贱,离开了他。后来朱买臣得到汉武帝的赏识,做了会稽太守。诗中的“会稽愚妇”,就是指朱买臣的妻子。李白把那些目光短浅轻视自己的世俗小人比作“会稽愚妇”,而自比朱买臣,以为象朱买臣一样,西去长安就可青云直上了。真是得意之态溢于言表!

  诗情经过一层层推演,至此,感情的波澜涌向高潮。“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多么得意的神态;“岂是蓬蒿人”,何等自负的心理,诗人踌躇满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赏析五】

  李白素有远大的抱负,他立志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但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得到实现的机会。

  天宝元年(742),李白已四十二岁,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异常兴奋。他满以为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并写下了这首激情洋溢的七言古诗。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