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婉约的诗句_描写婉约的诗澳博娱乐官网 - 澳博娱乐官网

澳博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18-06-12     浏览次数:2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李清照《醉花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译文】

  稀薄的雾气浓密的云层掠起烦愁直到白昼,龙脑的香料早已烧完了在炉金兽。美好的节日又到重阳,洁白的瓷枕,轻纱笼罩的床厨,昨日半夜的凉气刚刚浸透。

  在东篱饮酒直饮到黄昏以后,淡淡的黄菊清香飘满双袖。别说不会消损神魂,珠帘卷起是由于被受西风,闺中少妇比黄花更加消瘦。


【赏析一】

  这首词是李清照重九佳节为怀念丈夫而写。上阕写半夜枕席上吹来冷气,感到自身孤独。重阳节也在孤独冷寂中度过。下阕写黄昏时在菊圃独饮。词人认为自身正如傍晚的黄菊,伶仃瘦损。“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是传诵千古的名句。

  以菊花自喻别有创意;一个“瘦”字,使一个身体清瘦满面愁容的少妇形象活脱脱浮现出来,且符合词自身内心世界与外在环境,贴切传神。


【赏析二】

  这首词写重阳佳节时词人对丈夫的怀念,是一首相思之作。

  词的上半部分写别愁。起首两句写重阳佳节的百无聊赖,连香炉也懒得管,任它自行消尽。“愁”字点题,给全词奠定了情感基调。随后三句写重阳节晚上词人的情态: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这都是离愁使然。“凉初透”,意境萧疏,给人以凄凉之感。词人以乐景写哀情,以佳节衬离愁,含蓄蕴藉,手法高妙。这一片短短五句,将一个思妇愁绪满怀的神态描绘得呼之欲出,堪称妙笔生花。

  词的下半部分写词人赏菊的情景。“东篱”两句,看似飘逸洒脱、陶然自乐,可如此美景,如果只有一人独赏,那就不免反过来让人生愁了,这是典型的以乐景写哀情。“莫道”三句,来得突兀,三句各成一层,一层紧扣一层:“不消魂”是一处转折,承上启下,使重阳佳节平添一股凄凉之意;结尾“人比黄花瘦”,突出离愁之深重。这三句生动、传神,营造出一个幽寂、凄迷的艺术境界。词人以花写人,虽不免有夸张之嫌,但精妙、妥帖,堪称妙笔。“瘦”字一语双关,兼写人和花,两者有机结合,以无限哀愁为溶剂,新奇别致。

  这首词从内容上说并不是很丰富,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艺术性。词人层层渲染,通过对秋景和生活环境的描绘,委婉地表达出对丈夫的相思之情和与丈夫分离的深切痛楚。夸张和比喻手法的运用,更把一个因相思而憔悴的妇女形象描绘得栩栩如生,结尾含蓄深沉,言有尽而意无穷。


【赏析三】

  《醉花阴》是李清照前期写的一首怀人之作。李清照婚后不久,丈夫赵明诚便负笈远游,而深闺寂寞的李清照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远行的丈夫。这年的九月重阳节,李清照也少不了“人逢佳节倍思亲”的思念之情。于是李清照写下了这首词,寄给远方的丈夫赵明诚。

  词的开始写道:“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永昼”指漫长的白天。 “瑞脑”,香料名,又叫龙脑香。“金兽”,铜制的兽形熏香炉。这两句的意思是:从清晨稀薄的雾气到傍晚浓厚的云层,这漫长的白昼,阴沉沉的天气真使人愁闷。那雕着兽形的铜香炉里,龙脑香已渐渐烧完了。李清照在这里描写了“薄雾浓云”的景象,触景生情,愁从中来,而是“永昼”。在词句中,这个“永”字用得很妙,不但表现了李清照极端苦闷的心情,更为重要是词人运用相对时间来表现人物的内心的苦闷。就一般人来说,总觉得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时间往往很短,而词人李清照却觉得时间太长。心理学或者文艺心理学中都说到,人或者文学中的“主人公”对时值(时间的长短)的感知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的。同一时值,不同的人或者同一个人处于不同的心境,对时值的感知却大相径庭。同一时值,一个人在欢乐时感觉很短,愁苦无聊时就感觉很长。可见李清照借此“永昼”来表现的思念的情感之深,内心的愁苦之重。词人为了更好地表现这见不着、摸不到的愁绪,却借助袅袅青烟,缕缕不绝的“瑞脑”之一特殊的审美意象予以表现,传达出了心中的愁思连绵不断。特别是一个“永”字和一个“销”字从时间上把这种不断的愁绪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这两句看似景语,却蕴含着深情。可以说,那“薄雾浓云”中的凄清气氛,正暗示了李清照闲愁与苦闷的心境。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玉枕”即瓷枕。“纱厨”即指碧纱厨。在古代以木架罩以绿色轻纱,内可置榻,用以避蚊。一个“又”字,不但表明李清照与丈夫分离的时间不短了,又是一年了,而且充满了寂寞与怨恨之感。“玉枕纱厨”本是与丈夫共有的,可如今自己却孤独难眠,见物思人,自然是柔肠寸断、心欲碎了。一个“凉”字在这里不仅仅指气候的“凉”,肌肤所感之“凉”,更表现了李清照内心的孤单凄凉。这几句是说,一个个佳节都过去了,今年的“重阳节”有来了,在重阳节的夜晚,独自难眠,心里总是感到孤单凄凉,从而表现出李清照在重阳佳节夜晚独寝而生相思之情。是啊,古诗云:“每逢佳节倍思亲。”今日里“又重阳”。一个副词“又”字用得很妙,不但说明重阳佳节的到来,而且更表现了在佳节来临时,词人思念丈夫之情油然而生。

  以上是词的上片,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写了李清照在佳节的夜晚,在秋日夜凉所产生的孤寂之感,处处显示了李清照凄凉寂寞的心情。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东篱”在古代诗歌中是菊圃的代称。语出陶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把酒”即端起酒杯。“暗香”,菊花发出的幽香。“盈袖”是满衣袖,此处当“满身”讲。这两句是说,在傍晚时分,边赏菊,边饮酒,满身都是菊花的香气。说实在的,从李清照的诗作和生活来看,她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虽上片写得那样凄清与寂寞,但下片转入了些重阳节的活动。首先,李清照写了重阳节的傍晚在东篱旁饮酒赏菊花的情景。其实,在团圆的节日,自己独自一人,即使饮酒,也便是“借酒消愁”,那只能是“愁更愁”啊。这里,词人李清照以乐景表哀情,却是倍增其哀。此时,词人面对对面无人共饮所产生凄楚与悲凉,哪有心情欣赏这“暗香浮动”的飘香的菊花。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一句中“暗香浮动”的特殊意义。本来花儿飘香,应是沁人心脾的,应该是心情舒畅的。可是,词人在这样的环境,哪能有悠闲的心情。为此,诗人却用这样的悠香来反衬内心的忧愁。这样,更加突出了诗人对丈夫思念的深沉情感。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莫道”即不说。“销魂”即伤人,或者伤神。此指忧愁伤人。“帘卷西风”即“西风卷帘”的倒装,此处暗含凄冷之意。“西风”即寒冷的秋风。这几句是说,别说忧愁不伤人,当寒冷的秋风吹动帘子时,屋里的人比黄花(菊花)还瘦。这里李清照直抒胸臆,写出了自己憔悴的面容和愁苦的神情。特别是最后落笔在一个“瘦”字上。在这里,李清照却运用了较喻的修辞手法,其相似点在一个“瘦”字上,也就是说,人瘦花瘦,而人比那秋日的菊花还要瘦。秋日,在萧瑟的秋风中,菊花枯萎,花瓣较长的菊花也显得瘦弱了,而这恰恰与思妇李清照因为思念丈夫而憔悴的面容相似。李清照把花与人巧妙地联系起来,突出了因寂寞而相思,因相思而惆怅,因惆怅而消瘦,如此境况,那秋风中的菊花哪能比得上。这里,情景交融,情随景生,以花喻人,不但艺术地描绘出了含蓄蕴藉的审美境界,而且也揭示了人物的内心愁绪。


【赏析四】

  这首词是作者早期和丈夫赵明诚分别之后写在重阳佳节独守空闺,思念丈夫的孤寂愁绪。它通过悲秋伤别来抒写词人的寂寞与相思情怀。

  上片由白天写到夜晚秋凉情景,愁苦孤独之情充满其中。首二句就白昼来写:“薄雾浓云愁永昼。”这“薄雾浓云”不仅布满整个天宇,更罩满词人心头。“瑞脑消金兽”,写出了时间的漫长无聊,同时又烘托出环境的凄寂。次三句从夜间着笔,先点明节令:“佳节又重阳”。随之,又从“玉枕纱厨”这样一些具有特征性的事物与词人特殊的感受中写出了透人肌肤的秋寒,暗示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境。而贯穿“永昼”与“一夜”的则是“愁”、“凉”二字。深秋的节候、物态、人情,已宛然在目。这是构成下片“人比黄花瘦”的原因。

  下片则倒叙黄昏时独自饮酒的凄若,末尾三句设想奇妙,比喻精彩,末句“人比黄花瘦”,更成为千古绝唱。首二句写重九赏菊饮酒。古人在旧历九月九日这天,有赏菊饮酒的风习。唐诗人孟浩然《过故人庄》中就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之句。宋时,此风不衰。所以重九这天,词人照样要“东篱把酒”直饮到“黄昏后”,菊花的幽香盛满了衣袖。这两句写的是佳节依旧,赏菊依旧,但人的情状却有所不同了:“莫道不消魂,帝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上下对比,大有物是人非,今昔异趣之感。就上下片之间的关系来说,这下片写的是结果。

  早年,李清照过的是美满的爱情生活与家庭生活。作为闺阁中的妇女,由于遭受封建社会的种种束缚,她们的活动范围有限,生活阅历也受到重重约束,即使象李清照这样上层知识妇女,也毫无例外。因此,相对说来,他们对爱情的要求就比一般男子要求更高些,体验也更细腻一些。所以,当作者与丈夫分别之后,面对。单调的生活,便禁不住要借惜春悲秋来抒写自己的离愁别恨了。这首词,就是这种心情的反映。从字面上看,作者并未直接抒写独居的痛苦与相思之情,但这种感情在词里却无往而不在。这是透过一层的写法。

  比喻的巧妙也是这首词广泛传诵的重要原因之一。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作品屡见不鲜。如“人与绿杨俱瘦”(宋无名氏《如梦令》),“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宋程垓《摊破江城子》),“天还知道,和天也瘦。”(秦观《水龙吟》)等等。但比较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得这样成功。原因是,这首词的比喻与全词的整体形象结合得十分紧密,极切合女词人的身份和情致,读之亲切。

  词中还适当地运用了烘云托月的手法,有藏而不露的韵味。例如,下片写菊,并以菊喻人。但全篇却不见一“菊”字。“东篱‘,本来是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诗意,但却隐去了“采菊”二字,实际是藏头。又如,“把酒”二字也是如此,“酒”字之前,本来有“菊花”二字,因古人于九月九日有饮菊花酒的风习,这里也省略了“菊花”二字。再如“暗香”,这里的“暗香”指的是菊花而非其他花蕊的香气。“黄花”,也就是“菊花”。由上可见,全词不见一个“菊”字,但“菊”的色、香、形态却俱现纸上。词中多此一层转折,吟味时多一层思考,诗的韵味也因之增厚一层。

  设问手法也是词中值得注意的艺术特点之一。明茅映在《词的》中说:人们“但知传诵结语(指”人比黄花瘦“句),不知妙处全在‘莫道不消魂’。”这话是很有见地的。“莫道”一句,实际上可以与贺铸《青玉案》中“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句相媲美。所不同的是“莫道”句带有反诘与激问的成分。

  元伊士珍《琅环记》有如下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明》词函致赵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一切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明城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不论这一故事的可信程度如何,单从这故事的流传就足以说明李清照的生活体验不是一般文人所能体验得了的;他的艺术风格与艺术技巧,也不是一般词人所能模仿得了的。词里出现的那种多愁善感、弱不禁风的闺阁美人形象,也正是这样创造出来的。因为这一形象是封建社会特定历史时期与特定阶层的产物。

  据说李清照将这首词寄给在外做官的丈夫赵时诚后,赵时诚赞赏不已,自愧写词不如妻子,却又想要胜过她,于是杜门谢客,苦思冥想,三日三夜,作词五十首,并将李清照的这首词夹杂其中,请友人陆德夫评论。陆德夫细加玩味后说:“只三句绝佳。”赵明诚问哪三句,陆德夫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是本词的最后三句。


【赏析五】

  从写作艺术来看,这篇词作也表现出了自己的艺术特色。

  首先,首尾照应

  开篇“薄雾浓云愁永昼”,词句中直接用“愁”字,不但为全词奠定了情感基调,而且在结尾用一个“瘦”字,把因佳节而倍加思念丈夫所生发的浓浓的愁绪,用一个“瘦”字把“愁”形象化。因愁而瘦,因瘦显愁,这样在动态中,不但形象生动,增强了词的情韵感,而且给读者以审美想象的空间。

  其次,情境交融

  在词中,无论是“瑞脑销金兽”,或者“玉枕纱橱”;也无论是“东篱把酒”,或者是“帘卷西风”等,这些物与景的描写,既表现出了李清照独到的身份,也渲染了李清照生活的环境美好。然而,这里词却人运用了“以乐景表哀情,倍增其哀”的手法,不但更好地烘托词人内心的苦闷,而且也对词人的思念之情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再次,比喻贴切

  朱熹说过,比喻就是“以此物喻彼物也”。可以说,在中国文学中,作者在表达感情、写人状物、述事描景、传形传神、绘声绘色等都离不开比喻这种修辞手法。如,在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愁”像春天的春天江水那样滚滚东去、不可遏止。又如,李煜在《清平乐》中写道:“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第一句的意思是说,“离愁”像是春天的青草到处蔓延等。在这首词中,李清照用“人比黄花瘦”来描写人,表现出以花喻人的独到特色。这样,不但表现其“怜花具有自怜”的情怀,而且在比喻中更加突出了自己的多愁善感,从而借此把因思念而憔悴的外在形象表现得生动形象,把思念之情传达得淋漓尽致。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韦庄《菩萨蛮》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译文】

  人人都说江南好,让游人只想在江南待到老去。春天的江水清澈碧绿更胜天空的碧蓝,还可以在彩绘船上听着外面的雨声入眠。江南酒垆边卖酒的女子美丽无比,卖酒时撩袖盛酒时,露出的手腕白如霜雪。不要在老之前回到故乡,不然回到家乡后会悔断肚肠。


【赏析一】

  这最后两句是抒情,抒发了想回故乡勒欲归不得的盘旋郁结的苦衷。

  这抒情体现了花间词特点,虽直抒胸臆,却又婉转含蓄,饶有韵致。说“莫还乡”实则正由于想到了还乡。他没有用“不”字,用的是有叮嘱口吻的“莫”字,表现出了一种极深婉而沉痛的情意,你想还乡,而现在没有老,不能还乡,表现了对故乡欲归不得的盘旋郁结的苦衷。后面说“还乡须断肠”,这正是别人之所以敢跟你说“游人只合江南老”的理由,因为你回到那弥漫着战乱烽火的故乡,只会有断肠的悲哀。讲到这里再回头看“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就会明白陈廷焯为什么赞美韦庄词“似直而纡,似达而郁”了。


【赏析二】

  《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是韦庄的一首脍炙人口的小令词。此词描写了江南水乡的人美景美生活美,表现了诗人对江南水乡的依恋之情,也抒发了诗人飘泊难归的愁苦之感,写得情真意切,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全词纯用白描写法,清新明丽,真切可感;起结四句虽直抒胸臆,却又婉转含蓄,饶有韵致。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这两句意思:人人都说江南好,到江南来作客的人应该在这儿住上一辈子。韦庄是北方人,在中原一片战乱中来到了江南,而在江南韦庄只是一个游人客子,却想在江南终老,这里既沉郁委婉地表达了有家不能归的苦衷,也由衷地表达了词人对江南水乡的依恋之情。

  “春水碧于天, 画船听雨眠。” 这两句意思是:江南春水澄澈,比蓝天更蓝碧,在这碧于天的江水上,卧在画船之中听那潇潇雨声,这种生活比起中原的战乱,是何等的闲适自在啊。这两句写景。描绘了江南水乡的美丽风景和江南人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这两句的意思是:在炉边卖酒的少女像像月亮一样美丽,手腕洁白得像凝满了霜雪。这两句写人,赞美了江南窈窕美丽的女子,光彩照人。江南又何尝只是风景美、生活美,江南的人物也美。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其意思是:年轻人未老时还是不要回乡,若是回乡一定会使你伤心断肠。这最后两句是抒情,抒发了想回故乡而欲归不得的盘旋郁结的苦衷。


【赏析三】

  “人人尽说江南好”,是与第三首词的“如今却忆江南乐”对应的,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他所写的“人人尽说”,这其间所隐藏的意思是自己并未曾认为江南好,只是大家都说江南好而已。下面的“游人只合江南老”,也是别人的劝说之辞,远游的人就应该在江南终老,以前王粲《登楼赋》曾说:“虽信美而非吾士兮,曾何足以少留”,江山信美,而不是我的故土,我也不愿久留,中国还有句老话:“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而韦庄这两句词,似直而纡,把怀念故乡欲归不得的感情都委婉地蕴藏在这表面看来非常真率的话中了。“只合”,合者,该也,什么人敢这样大胆地对韦庄说你就该留在江南终老,在江南你是一个游人客子,而却劝你在江南终老,那一定是你的故乡有什么让你不能回去的苦衷,所以才敢劝你在江南终老。

  因为韦庄是在中原一片战乱中去江南的,当时的中原如同他在《秦妇吟》中所描写的是“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在这种情况下,江南人才敢这样劲直的劝他留下来。韦庄词“似直而纡,似达而郁”的特色,就正在这表面率直而内里千回百转的文字中得到充分体现了。下面则是对江南好的细写,说江南确实是好的,“春水碧于天”是江南风景之美,江南水的碧绿,比天色的碧蓝更美。“画船听雨眠”是江南生活之美,在碧于天的江水上,卧在画船之中听那潇潇雨声,这种生活和中原的战乱比较起来,是何等的闲适自在。更进一步,江南又何尝只是风景美、生活美,江南的人物也美,“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垆,一作“罏”,又作“鑪”,是酒店放置酒器的地方,《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云:“买酒舍乃令文君当鑪”。江南酒垆卖酒的女子光彩照人,卖酒时攘袖举酒,露出的手腕白如霜雪。这几层写风景、生活、人物之美,你不要用庸俗的眼光只看它表面所写的情事,而要看到更深的一层,他下面的“未老莫还乡”,这么平易的五个字却有多少转折,佛经上说“才说无便是有”,说“莫还乡”实则正由于想到了还乡,他没有用“不”字,用的是有叮嘱口吻的“莫”字,细细地品味,就应该联想到陆放翁的《钗头凤》“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那一连三个“莫”字所道出的一片无可奈何之情是极为深婉而且沉痛的,韦庄词此处的“莫”字,也表现出了一种极深婉而沉痛的情意,说“莫还乡”是叮咛嘱咐的话,是你想还乡,而现在却有不能还乡的苦衷,“还乡”是一层意思,“莫”是第二层意思,又加上“未老”二字,是第三层意思,因为人没有老,在外漂泊几年也没有关系,王粲《登楼赋》说:“情眷眷而怀归。”人到年老会特别思念故土。韦庄词似达而郁,五个字有三层意义的转折,表面上写得很旷达,说是我没有老所以不要还乡,而其中却是对故乡欲归不得的盘旋郁结的感情。后面他说“还乡须断肠”,这正是别人之所以敢跟你说“游人只合江南老”的理由,因为你回到那弥漫着战乱烽火的故乡,只会有断肠的悲哀。讲到这里再回头看“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就会明白陈廷焯为什么赞美韦庄词“似直而纡,似达而郁”了。


【赏析四】

  韦庄生活在唐末与五代的动乱时期,此词以写江南的美好表达了词人对平安、宁静生活的向往以及对故乡的深情眷恋。

  词人用一“老”字将江南的魅力推至顶峰,表达了他对江南美丽诱人风物的认同。接着词人解释了这种认同的原因,就在于江南有美好的风景、宁静安逸的生活以及如月似雪的美人。词人正是抓住这最能代表江南水乡的三大特征写出了诗意江南、悠闲江南、魅力江南。词人的优美想象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令人向往与陶醉的水乡世界:江南秀水,河流纵横,池湖交错,碧绿胜于蓝天。但是,尽管词人笔下的江南如此美好而具有诱惑力,但词的最后两句词人还是在貌似不愿还乡的正话反说中传达出了他对故乡的难以忘怀之情。在词的前面词人盛赞他乡之美,并认为应该在此终老,但结尾又突然冒出“未老莫还乡”(言下之意老了还是要还乡)的矛盾语,再加上“还乡须断肠”一句的凄楚,就更衬托出那正处于动乱之中的故乡洛阳在词人心头的分量与地位。

  江南之美,古来皆赞,唐代白居易曾有词《忆江南》写出江南水乡绚丽迷人的风景,上阙为:“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白居易咏江南,是因为他在江南当过地方官,已把江南作故乡,故用“忆”字来表达怀念;韦庄赞江南,而只是作为一个游人的认同,“游人只合江南老”亦可看作是不能还乡的无奈之举。他赞江南,却是为了思念在北方的故乡,在盛赞江南美好安逸的背后深藏着怀乡的凄苦和悲伤,这不能不令人潸然泪下,这正是此词诗意醇厚,能深深打动读者的关键所在。

  从河姆渡到吴越争霸,从东晋的世族南迁到大运河的开凿,江南逐渐成为了富足安闲的生活象征,成为了清风雅韵的文化象征,无数文人士大夫为之倾倒、迷惑并进而融化,中国文化因有江南而变得空灵秀美而富有情韵。读韦庄此词,我们会为我们的国家拥有山水秀美的景色江南和底蕴深厚的文化江南而自豪,同时我们又更会为词人那对故乡的赤子情怀所感动。一个不爱自己故乡的人,想要他爱国、爱国家的山山水水,那是不可能的;一个深爱自己故乡的人,他才能去爱戴与守护祖国的一草一木,才会对祖国的山川风物充满爱意与激情。所以,电影《上甘岭》中苦守阵地的志愿军战士才会为唱起《我的祖国》而热泪盈眶。这首歌中就写到有故乡的大河、稻香、白帆,还有那像花一样的姑娘。惟其如此,韦庄此词表达的“我爱江南,我更爱故乡”的意义,是我每每读之都会为之慨然而思的。


【赏析五】

  韦庄《菩萨蛮》共五首,是前后相呼应的组词。

  本词为第二篇,采用白描手法,抒写游子春日所见所思,宛如一幅春水图。起二句直言江南美好。“春水”二句承上,一写江南水乡景色美,一写江南民居生活美。下片“垆边”二句进一层写垆边肌肤洁白娇嫩的美女。江南既有“碧于天”的美景,又有“画船听雨眠”的生活,还有双臂洁白如雪的美女,组合成“游人”只应该在江南终老的情意。然而结末二句转入“未老莫还乡”的深沉感叹之中。词人以避乱入蜀,饱尝离乱之苦,时值中原鼎沸,欲归不能,“还乡须断肠”一句,巧妙地刻划出特定历史环境下的词人思乡怀人的心态,可谓语尽而意不尽。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冯延巳《谒金门·风乍起》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

  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译文】

  春风乍起,吹皱了一池碧水。(我)闲来无事,在花间小径里逗引池中的鸳鸯,随手折下杏花蕊把它轻轻揉碎。独自倚靠在池边的栏杆上观看斗鸭,头上的碧玉簪斜垂下来。(我)整日思念心上人,但心上人始终不见回来,(正在愁闷时),忽然听到喜鹊的叫声。


【赏析一】

  冯延巳擅长以景托情,因物起兴的手法,蕴藏个人的哀怨。写得清丽、细密、委婉、含蓄。这首脍炙人口的怀春小词,在当时就很为人称道。尤其“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是传诵古今的名句。词的上片,以写景为主,点明时令、环境及人物活动。下片以抒情为主,并点明所以烦愁的原因。

  春风乍起,吹皱了一池碧水,这本是春日平常得很的景象。可是有谁知道,这一圈圈的涟漪,却搅动了一位女性的感情波澜。别看她貌似悠闲,时而逗引鸳鸯,时而揉扯花蕊,过一会儿又倚身在池栏上观看斗鸭,但只需要从她懒洋洋的神态上,我们就知她的心思其实全不在此。随着几声喜鹊的欢叫,她的面庞儿顿时就涌上了一阵红晕——盼念已久的丈夫终于回家了,这怎能不令她的心像小鹿儿那样乱撞乱跳?


【赏析二】

  这首词写贵族女子在春天里愁苦无法排遣和希望心上人到来的情景。

  一开头写景:风忽地吹起,把满池塘的春水都吹皱了。这景物本身就含有象征意味:春风荡漾,吹皱了池水,也吹动了妇女们的心。它用一个“皱”字,就把这种心情确切地形容出来。因为是春风,不是狂风,所以才把池水吹皱,而还不至于吹翻。女主人公的心情也只是象池水一样,引起了波动不安的感觉。面对着明媚的春光,她的心上人不在身边,该怎样消磨这良辰美景呢?她只好在芳香的花间小路上,手挼着红杏花蕊,逗着鸳鸯消遣。可是成双成对的鸳鸯,难免要触起女主人公更深的愁苦和相思,甚至挑起她微微的妒意,觉得自己的命运比禽鸟尚不如。她漫不经心地摘下含苞欲放的红杏花,放在掌心里轻轻地把它揉碎。通过这样一个细节,深刻表现出女主人公内心无比复杂的感情。它意味着:尽管她也象红杏花一般美丽、芬芳,却被另一双无情的手把心揉碎了。这写得多么细致,蕴藏着多么深沉的感情!简直是写进人物的下意识领域中去了。

  下片写她怀着这样愁苦的心情,一切景物都引不起她的兴致。哪怕她把斗鸭栏杆处处都倚“遍”(一作“独”。但“独”字不如“遍”字好),仍然是没精打采。这个“遍”字,把她这种难捱按捺的心情精细地刻画出来。她心事重重地垂着头。由于头垂得太久,以至头上的碧玉搔头(一种碧玉做的簪子。《西京杂记》载:“(汉)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后,宫人搔头皆用玉。”)也斜斜地下倾。这说明她已捱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她整天思念心上人,却一直不见他来。忽然,她听到喜鹊的叫声。“喜鹊叫,喜事到。”莫非心上人真地要来了么?她猛然抬起头,愁苦的脸上初次出现了喜悦的表情。作者写到这里,便结束了全词。在一种淡淡的欢乐中闭起幕,象给女主人公留下一线新的希望。但读者可以设想:喜鹊报喜究竟有多大的可靠性呢?恐怕接连而来的,将是女主人公更大的失望和悲哀。尽管作者把帷幕拉上了,但读者透过这重帷幕,还可以想象出无穷无尽的后景。


【赏析三】

  冯延巳这首词写贵族少妇在春日思念丈夫的百无聊赖的景况,反映了她的苦闷心情。由于封建社会妇女无地位,上层社会的妇女依附于男子,女子又禁锢在闺房,精神上很忧郁,这种情况在封建社会相当普遍,因此古典诗歌中写闺阁之怨的也有很多,这种闺怨诗或多或少从侧面反映了妇女的不幸遭遇。如王昌龄《闺怨》:“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这首词着力表现的,不是情事的直接描述,而是雅致优美的意境。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这两句是双关语,表面写景,实际写情,本来水波不兴,忽然刮来风吹皱了池塘的水,象征着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动荡不安,起伏不平静。春回大地,万象更新,丈夫远行在外,女主人公孤独一人,不由产生寂寞苦闷。开头这两句是是传诵古今的名句,据说李璟与冯延巳相谐谑,李说冯:“‘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冯答:“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于是君臣皆欢!

  “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鸳鸯是水鸟,雌雄成双成对,在诗歌中经常作为爱情的象征, 《孔雀东南飞》:“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用“鸳鸯”来比喻刘兰芝和焦仲卿的爱情。这两句是倒装句,女主人公为了排遣苦闷,就双手揉搓着红杏的花蕊,引逗着鸳鸯徘徊在园中的小路里,这多少给她带来了愉悦,暂时忘掉自己的寂寞;但是看见鸳鸯成双成对,更显得自己孤单,又勾起了自己的烦恼,引起对心上人的怀念。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古代有以鸭相斗为戏的,《三国志·吴书·陆逊传》:“时建昌侯虑于堂前作斗鸭阑,颇施小巧。”古代小说《赵飞燕外传》中也说过:“忆在江都时,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啮鸭。”晋代蔡洪、唐代李邕都作有《斗鸭赋》。这里的“斗鸭”有人认为就是看斗鸭,有人认为是看水中的鸭子嬉戏,实际上是栏杆上的一种雕饰。从句式和意境看,理解为雕饰合适。女主人公心绪不佳,独自靠着栏杆站着,头上的簪随便斜插着,快掉下来。勾画出女主人公懒散的心情,《诗经·卫风·伯兮》中有“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的句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时人之家,闻鹊声皆以为喜兆,故谓灵鹊报喜。”从早到晚心中想到的是心上人儿现在何处?何时才会回到自己身边?喜鹊的再次鸣叫,又勾起她的期待,但谁又知道新的期待不是新的失落呢?无须过多语言,只这一句“举头闻鹊喜”就够了,词如池塘的涟漪,波折不停,最后掀起了一个较高的波浪,定住作结,婉转含蓄,耐人寻味,可以说,这一句是整篇词的画龙点睛之笔。


【赏析四】

  这首词的思想内容,跟花间派词人的大多数作品也差不多。可能作者另有寄托,但也不外个人的恩怨而已。这些都无多大价值。但它那细致、委婉而又简练、生动的描写手法,值得我们借鉴。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和李璟《摊破浣溪沙》里的“小楼吹砌玉笙寒”,都是传诵千古的名句。据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一的记载,李璟曾责问冯延巳:“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吓得冯延巳只好涎着脸皮说:“未如陛下‘小楼吹砌玉笙寒’。”


【赏析五】

  冯延已[sì](九○三——九六○),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做官一帆风顺,两次被任为宰柏,生活优裕。他的词思想内容可取的不多,但在艺术上对北宋一些词人影响很大。

  这首词写的是一个妇女在思念她爱人时的复杂感情。

  词一开头就写了主人公周围的环境。这里有一个池塘,时当春天,春光明媚,她深感离开了心爱的人,自己孤单单的太寂寞了。“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乍[zhà]”,是忽然的意思。忽然间吹来一阵春风,池水出现了微波,象乎滑的丝绸被轻轻抖动产生了皱纹一样。在这里,作者暗示她的心情象“吹皱一池春水”那样引起波动的情绪。是什么引起了她的情绪波动呢?这里没有说明。它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

  “闲引鸳鸯芳径里,手挼红杏蕊”,这两句是倒装关系。按正常的顺序应说“手挼红杏蕊”“闲引鸳鸯芳径里”。写诗写词,因为格律和表现手法的需要,是允许这种颠倒的。她看到水边成双的鸳鸯鸟,感到自己的孤单,引起情绪波动。“闲引”是说无聊地逗引着。“鸳鸯(yuānyāng]”,鸟名,雌雄常常成对地生活在水边,所以文学作品中喜欢用鸳鸯来比喻夫妻。“芳径”,指池边的小路。她想逗鸳鸯玩玩,便顺手摘了一枝红艳艳的杏花,搓揉(挼ruó])着花蕊来逗弄鸳鸯。

  “斗鸭栏杆独倚”,不是写她离开了鸳鸯,又去看斗鸭了,只是写她靠在池边的栏杆上。“斗鸭”是修饰栏杆的,是什么样的栏杆呢?是曾经圈养过斗鸭的栏杆。斗鸭是使鸭相斗,那要有人逗弄,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可见没有斗鸭,要是她真的去看斗鸭,那她的心情就变了。可是她的心情没有变,是“终日望君”。所以当时没有斗鸭,只有曾经圈养斗鸭的栏杆。她独自依倚在栏仟上,心情不佳。因为她斜靠在栏杆上,所以“碧玉搔头斜坠”,这是写她低头俯视的样子。“搔[xāo]头”,就是别头发的簪[zān]子。“碧玉搔头”,就是用碧玉做成的簪子。“斜坠”,是说它斜露在头发外面,给人以一种快要掉下来的感觉。

  作品没有直接说主人公是多么闷闷不乐,而只是写她的一些漫不经心的动作,这就形象地刻画出了她百无聊赖的心情。她为什么不快活呢?那是因为“终日望君君不至”。“终日”,整天,“君”,古代对人的一种尊称,这里指妇女心爱的男子。假若是平庸的作者,也许还要把她的愁写下去,可冯延已不这样,他笔锋一转,却写起了这个妇女突然变得高兴的心情:“举头闻鹊喜”。俗话说:“喜鹊叫,行人到”。把喜鹊叫当作一种预兆,当然是一种迷信。但这里不是要表现人物的迷信思想,而是通过她听见喜鹊叫,便高兴地抬起头来朝树上看这一动作,进一步刻画出她对爱人的思念之切。把她转优作喜的感情变化,不仅写得跃然纸上,如见其人,而且也使作品:更有余味了。

“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韩偓《已凉》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译文】

  翠绿的栏杆外绣帘低垂,猩红的屏风上画着花卉草木。

  八尺的龙须席上铺着锦绣被褥,天气已经凉了但还没到寒冷的时候。


【赏析一】

  这是写景寓情,诗人通过对一间华丽精致的金闺绣户和一年中最舒适的“已凉未寒之时”的描绘,点染了在深闺绣阁中的主人公,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

  布景种种,不仅写出了卧室的华贵气派,还增添了绮靡的氛围,并点明这是在一年中“已凉未寒之时”,便把主人公一种闺情绮思推到极点。故蘅塘退士批曰:“此亦通首布景,并不露情思,而情愈深远。”此论确有见地。


【赏析二】

  这首诗取末句首二字为题,实与内容无关。夏去秋来,节候变换,敏感的诗人,能体察出细微的变化,写出自己的深切感受。韩偓这首《已凉》,通过室内外景物的描绘,向人们传递秋凉的信息。

  首句描写室外景物。碧绿色的栏杆外,走廊上已垂挂了精致的“绣帘”。这既是表明豪贵之家,又暗示天气已凉,需要放下走廊的帘幕了。这句转写室内。猩红色的屏风,鲜艳夺目,而屏风上画的又是色彩明艳的花卉,其艳丽华贵可以想见。第三句写床上的铺设,这是全诗的转折。龙须草纺织的席上,加铺方正的“锦褥”,已经透出秋意,结句正面点出“已凉天气”,饱含着诗人的真切感受,这感受就是:未寒而凉爽舒适。本诗在遣词用语方面很是讲究,其表现是色彩极为鲜明,氛围极为华贵,前三句即为如此。作者的香奁体其主要特色就在于此。末句又变换手法,纯用口语,“已……未……”的句型,判断性极强,所以就十分准确地把握了初秋时节的天气特色,值得肯定。因此本诗可视为香奁lián体和口语相结合的诗作,极富有独特的个性。


【赏析三】

  韩偓《香奁集》里有许多反映男女情爱的诗歌,这是最为脍炙人口的一篇。其好处全在于艺术构思精巧,笔意含蓄。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间华丽精致的卧室。镜头由室外逐渐移向室内,透过门前的阑干、当门的帘幕、门内的屏风等一道道阻障,聚影在那张铺着龙须草席和织锦被褥的八尺大床上。房间结构安排所显示出的这种“深而曲”的层次,分明告诉我们,这是一位贵家少妇的金闺绣户。

  布局以外,景物吸引我们视线的,还有它那斑驳陆离、秾艳夺目的色彩。翠绿的栏槛,猩红的画屏,门帘上的彩绣,被面的锦缎光泽,合组成一派旖旎温馨的气象,不仅增添了卧室的华贵势派,还为主人公的闺情绮思创造了合适的氛围。

  主人公始终没有露面,她在做什么、想什么也不得而知。但朱漆屏面上雕绘着的折枝图,却不由得使人生发起“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无名氏《金缕衣》)的意念。面对这幅画图,我们的主人公难道不会有感于自己的逝水流年,而将大好青春同画中鲜花联系起来加以比较、思索吗?更何况而今又到了一年当中季节转换的时候。门前帘幕低垂,簟席上添加被褥,表明暑热已退,秋凉方降。这样的时刻最容易勾起人们对光阴消逝的感触,在我们的主人公的心灵上又将激起怎样的波澜呢?诗篇结尾用重笔点出“已凉天气未寒时”的时令变化,当然不会出于无意。配上床席、锦褥的暗示以及折枝图的烘托,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也就隐约可见了。

  通篇没有一个字涉及“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触及“人”,纯然借助环境景物来点染人的情思,供读者玩索。象这样命意曲折、用笔委婉的情诗,在唐人诗中还是不多见的。小诗《已凉》之所以传诵至今,原因或许就在于此。


【赏析四】

  《已凉》是唐末诗人韩偓创作的一首情诗。此诗铺陈地描写屋内豪华的摆设,点出已凉未寒的特有时令气氛。主人公始终没有露面,但床上锦褥的暗示和折枝图的烘托,隐约展示了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

  全诗情思深远,委婉含蓄,构思颇费心思。


【赏析五】

  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诗。有很多诗词为了压韵,把很多好的词句都割爱了。其实这首诗既没有压上韵,也不见得词句有多么的精妙,但意境极佳,虽含蓄,却也是把闺中之女微妙的心理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诸多闺情诗中算得上是可圈可点。

  诗人虽不是太著名但也是值得一提的,韩偓字致尧,一作致光,小名冬郎,号玉山樵人,京兆万年人。10岁即席赋诗。龙纪元年始登进士第,曾出佐河中节度使幕府,回朝后官拜左拾遗,迁左谏议大夫,累迁谏议大夫,历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兵部侍郎。因忤触权臣朱温,贬濮州司马,再贬荣懿尉,徙邓州司马。于是弃官南下,这期间,唐王朝曾两次诏命还朝复职,皆不应。颇有诗仙“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傲骨。今有明汲古阁刻本《韩内翰别集》1卷,附补遗1卷。另《香奁集》有元刊3卷本和汲古阁1卷本传世。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